星辰爆炸。

做一口好井。

我年纪轻轻,喜欢少年人傲气傲骨,喜欢青梅竹马结作伴,喜欢一帆风顺,得偿所愿,喜欢我可望不可得的一切美好与温暖。所以我见不得少年人的傲骨折断,青梅竹马反目成仇,经历千难万险之后还是个悲惨结局,诸如此类,我都不喜欢。

生活本就辛苦,连活下去都要拼尽全力。我从不写生活,我所写的,我所讲述的,仅仅是一个又一个,满怀着自己私心的故事而已。尽管它们圆满又虚假,美好又可笑。我依然喜欢写这样的故事。

3 15


一个睡前摸鱼,我想睡觉,但是经常睡醒我就忘了自己想写什么了。……

鬼知道在这种呼一口气都会结冰的夜晚,为什么街上还有这么多人,不就是一个圣诞节吗。当中原中也拿着巧克力去赴太宰的约,走在路上就被拥挤的人流吓得考虑要不要打道回府的时候,一只冰凉的手悄无声息的从他的领子后面钻进脖子里,冰得中原一个激灵。——不用怀疑:能搞出这种三岁小孩一样的恶作剧的,在他认识的人里只有太宰治了。

果然,中原回头就看见一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,正不怀好意的躲在围巾后面偷笑,活脱脱一个三岁小孩。中原不想在圣诞节搞出什么破坏,只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,将手里的巧克力硬塞一般的递过去,一举一动都写着“赶紧走完流程好回家吃...

4 59

文手挑战里的摸鱼,单独发出来一下。


“中也,跟我走。”


“太宰,你到底发什么神经?”


中原觉得奇怪又疑惑,虽然中原早知道他的幼驯染一直都是个不正常的恶魔,恶魔中的神经病,但是太宰最近的表现就像是,呃,吃了人间能见小人的毒蘑菇:不正常的程度指数增加。


“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会跟你去魔界的,别做梦了,太宰。”


太宰沉默了片刻,抬头看过来的时候没被绷带绑住的眼睛在笑,却笑得又黑又沉,让中原本能的感到危机,甚至险些做出防备姿态。可是他从灵魂信任太宰治。


——可惜他从灵魂信任太宰治。


太宰治吻了中原中也:他用上恶魔的能力——好让中原来不及阻止。这太犯规了,他们...

4 78

那个啥的文手挑战。

得闲还债。……


码字常用软件:

时光笔记。说不上好用,没什么特技 ,因为不愿意用备忘录又懒得换软件就一直用了下去。


喜欢的bgm和码字时候的字体:

其实我码字的时候不听歌……很偶尔的情况下会听着岚少的实况(隐藏岚少厨)。对字体没什么要求,普通的我能看清的字体就好。


一个脑洞:

其实我的脑洞大多都分享在了lof小窗和子博……。有一个我应该没有说过,年轻时候在()圈的脑洞,设定代入双黑也可以,大概就是魔界和天界友好相处的前提下,恶魔太宰治和天使中原中也,设定大概就是天使和恶魔不能直接接触,不然天使会被恶魔侵染变成堕天使,越是高阶的恶魔侵染程度越深,净化难度越大(像...

19

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。

本来只是一个摸鱼。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就写成文了,所以没有逻辑


ooc注意。


今天早上太宰在床上睁开眼睛,发现昨晚没有关窗,十一月的海风已经能吹到人骨子发冷,不容小觑。吹了一晚上冷风还能毫发无伤的醒过来,除了脑袋有点晕,没什么其他副作用,不愧是身体健康的自杀达人。太宰下了床,刷牙的时候想待会儿要开罐蟹肉罐头配三明治当早饭,但是当他找遍厨房的时候在垃圾桶里发现了最后一个蟹肉罐头,的残骸。这实在是人类史上最大最恶绝望事件,太宰不得不在今天本来就忙碌的行程上加了一笔去买十罐蟹肉罐头——十罐?不不不,还是二十罐吧。等他穿好衣服的准备出门的时候一张纸从衣服口袋里飘出来,太宰捡起来一看便觉得牙疼...


中原中也第一次见到穿白西装的太宰的时候,说出来有点丢人——他竟是有点认不出的。身为太宰的竹马竹马,中原早知道太宰长得不错,是老天爷赏桌满汉全席的类型,还是少年搭档的时候中原就暗自好奇过太宰为什么当了小黑手党,而不是什么校园爱抖露,等清俊的眉眼长开了,更是一个流连美人窝的花花公子。中原见多了太宰穿黑,好像浑然天成的黑乌鸦,如今见到他穿着白西装,头发撩的像牛郎,手里还拿着红得异常的苹果,好像白雪公主故事里的恶毒后妈。这样的太宰的确是好看的,中原却只觉得滑稽:如果你见过一只乌鸦掉进白油漆桶再爬出来,你也会觉得滑稽。尤其是太宰穿西服的习惯和他在黑手党时一模一样,让中原疑心是否用水一冲就会露出斑驳的...

4 126

最近有点瓶颈期,不是很敢动笔,生怕一下笔写出的又是那种不明觉厉仿佛很高端的句子。觉得自己现在写的越来越飘,找不回原来那种身处俗世的感觉,其实我在lof现存的文中最喜欢的是《抽烟》和《三次醉酒》,想找回写这两篇时候的感觉。我不要累缀的修辞,不要华而不实的描写,不要灵魂飘在半空。我要漫漫尘世,要人声鼎沸,要接地气,要活在世俗。我不应随波逐流。正好最近几周在赶结课作业,借此机会,认真反省。

5 18

他的骨头原本是暖玉瓷白,却被贪心的天使偷走,替换成几根落入尘埃的翎羽,他的血是罂粟般的鲜红,所以被善妒的神明抽干,重新注入全世界的孤独。太宰治从降生之前就不是凡人,降生以后更不是活人。他无血无泪,天国的羽毛让他在尘世站不住脚,人间的尘埃让他回不到天国,无血让他通体发寒,无泪让他人胆战心惊,只那神造的好皮囊,让他仅仅一个垂眸就带走无数纯真少女的心头悸动。可惜这不是恩赐,是天劫惩罚。少女的心头悸动仅仅是一时的糊涂,而他的孤独则是永世的无底洞,无论多少人的爱都无法填满,可怜他分明有颗完整心脏,却不能爱人。

好在命运为他留下一线生机,神扯了半边晚霞,一线海啸,加上天使的翅尖羽,造出一个中原中也,太宰...

5 98

一写糖就ooc我能怎么办呢我也很绝望啊。

梗:想商榷正事的干部中也被首领太宰一个黏糊糊的吻就勾得没有办法,只能扔掉公事扯开领带认认真真亲回去了。

这应该是个严肃的场合,港黑五大干部之一的中原中也,要对数周前用不可言说的手段坐上黑手党首领的太宰治,汇报他所下达的第一个任务的完成状况。

应该。

如果不看太宰治哪怕换了一身首领装扮也依旧不成正形的坐姿的话,仅仅欣赏中原中也站姿和他小腹绷紧腰线折出来的衣痕,的确是个严肃且赏心悦目的场景。中原中也面对昔日搭档今日顶头上司,显然还是有些不习惯这样的角色变换。不过他中原中也是谁啊,哪怕面前坐的是条蹦哒的青花鱼都能面不改色念完任务报告,中原垂了垂眼睑,...

8 83

忙里偷闲的除草。

梗:很喜欢一个人的时候,喜欢会在心里化成蝴蝶飞出来。

太宰治和中原中也第一次见面算不上美好,是尘埃飞舞的地下室,是双方监护人密谋谋杀与背叛,顶上吊灯摇摇欲坠,光影暧昧不分明暗,眼前的小孩子好像根本不是从泥潭中长大的一样,品味奇特的帽子被他抓在手中,放在胸前,一副富家小少爷的模样。富家小少爷——小黑手党。太宰勾勾唇角,无声的讥讽的笑了一下。他想,就算他有媲美整个天空海洋的眼睛,和颜色能够灼伤人心的头发,但是这两样对这种地方来说都太耀眼了,他会死的。中原中也抬起头,似乎是看见了太宰面上笑意中含着的那点儿讽刺,中原似乎是想了一下,竟然也对太宰露出一个张扬的,讽刺的,满是敌意的笑...

5 67

!!!焦糖画的太好看了!!我!!!是天边炸裂的星辰了!!!!!

焦糖梅尔_🌿CaramelSSS:

@星辰爆炸。 
本来说好长弧可是我看了井老师的小短篇简直克制不住自己的手。

我尽量保持了原文的话,希望小伙伴们可以先看一下老师的作品。
地址这里
点击就送


绘制草稿非常顺利,宰真的很美,草图加勾线大概用了一个半小时。

然后我想起自己没有电脑。

于是我用照相机照下来处理了一下,线稿不能看了已经,但我还是用pad随便加了点阴影和分割线。

至于繁体字和简体字混搭……那个字体只适合繁体我很绝望又困经常忘……

最后一张的那個流血的夜莺是我最喜欢的。

(虽然...

311

“今天——我站在这里——”

“是有句话要和某个人说——”

“中原中也——”

“我喜欢你啊。”

最后一句话太宰没有扯着嗓子喊出来,反而在唇间吐气似的呼出来,又轻又虚浮,不敢重,这句话对太宰治来说太珍贵,生怕重了就碎了。总之在深夜空无一人的校园中,连前面喊的几句话都不会入谁耳,在谁的心上留下印记,最后一句更是无人知晓。怪异的孤独的绝望的少年一个人站在顶楼天台,风送不走他的声音,但是起码可以送走他无根的灵魂。太宰垂下脑袋,看他最后的容身之处。绑住一只眼睛的绷带兀然湿了一片,另一只眼睛只需睫毛轻轻颤动,便落下身怀漆黑绝望的孩子诞生以来的第一滴泪。黑色的飞鸟羽翼散尽,从高空一跃而下,他展开衣裳翩...

关于中也项圈的一些(cp脑)妄想。

……这是什么?

中原皱了皱眉,指尖捏着他摸到的异样处,抬手把陪了他好些年的项圈小心翼翼的捏起来,窃听器?微型炸弹?还是……。他已经在心里暗暗思索松开手的时候要直接毁掉项圈还是再做考虑,唯独没有想到手指移开后,是一行细微的,难以发现的罗马音。

?知道不是什么危险物品之后中原就放下心来,转而对这行小字起了兴趣,这项圈跟了他好几年,他还是第一次发现这种地方有字。这着实不怪他粗心大意,项圈这种贴身物品,中原除了洗澡的时候很少取下来,而且这行字还印在了他平时很难碰到的尾部。应该是设计师的名字吧。中原对着光看的时候像猫一样眯起了眼睛,唇瓣不自觉的跟着他看见的字节读...

而月色缄默无言。

旧文重发,改过,狗尾续貂,给自己日后想删文的时候留一个余地。

标题随便取的,说不定会改。

ooc注意。

坦白来说,中原中也对太宰治的第一印象不错。比起往后熟悉起来的绷带怪人混蛋青鲭和女性公敌,中原对太宰的第一印象也就只有简单纯粹的两个字,贯彻了太宰治的大半生:好看。 

上天是不公的,给了太宰治这人一个奸淫掳掠坑蒙拐骗无所不能的好脑子,还让他生了一副欺神骗鬼惊天泣地的好皮相,教这人从小就仗着神赐恩宠,无师自通的拿脑子唬人,拿皮囊骗人——这人啊,是阳春三月的雪下在圣诞节那样恰合时宜的好看,眉梢里携着的那点儿冰雪揉碎了都可以再写一首叙情诗,尽管太宰治从小到大半张脸都被绷带裹得严实,...

放飞自我除草。

横滨吴彦祖你好,我今天就要来吐槽一下我的上司C和我的上司的上司D之间的,是个人都看得出来就他们俩还是小学男生一样迟钝的感情纠葛。我真的想给他们一张现在的CD让他们听听自己脑子里的水声。

无关我的颜值所以在此不打分,CD颜值都是八分起步力争九分,别争,下面有图。C是对下属很亲和的上司,做起事也是一等一的认真,人很严谨又不至于死板,完成任务了还会带我们一起出去喝酒唱k,从这点来看甩了D不知道几十条街,脸长得也很好,从图上也看出来了是和D不同类型的好看,C呢年纪不大,平时和下属相处也很亲和,我看他就跟看家里的弟弟差不多,不过C真的好看到我一个靠谱的成年人每次对上他的蓝眼睛都要不由...

3 51

雷卡试水。

雷狮叫卡米尔的时候,后者正被夕阳余晖晃得眼前发昏,闭眼再睁眼的时候有颜色诡奇的光斑残影在他眼前晃荡,他揉了揉眼睛,再去看呼唤自己的雷狮,光斑被他一揉就在眼睛里散开了,化作星星点点的金色尘埃落在雷狮身边——好像星星一样。卡米尔这么想着,伸手把围巾提了提,挡住悄悄发烫的半边脸。他目不敢眨,眼睁睁看着那些星星从雷狮身边散去了。雷狮发觉了卡米尔的异样,走过来问他怎么了。卡米尔缩了缩脖子,瓮声瓮气的说:大哥真适合星星啊。换来雷狮在他脑袋上好笑的揉一揉。其实卡米尔还有一句话没敢说出口:我想把世界上所有的星星都送给大哥。

20

中原感到他的下腹有岩浆翻滚,他不适的挺了挺腰,却又引得火山震怒。他睁大了那双从波塞冬的权杖上偷来的宝石眼,这宝石现在蒙了尘,浑浊海面上凝着一层雾气,看什么都看不真切,中原只觉得厌烦,他煽动睫毛眨了下眼,雾气聚成水珠,遵从地吸引力从他眼尾的红霞落下,渗入无辜洁白的枕面,这滴泪和他的数个同胞在棉或者羽毛绒中相遇。他的腿在一次次凶狠顶撞中越发勾不住身上人光洁的脊背,只是虚摆在那里,有所依又无所凭依的,他的眼睛眨过几次后终于能看清一些东西,比如落入桃花潭的鸢尾花和顺着白玉面颊滑落在他胸膛的一滴汗。中原不愿看这幅风景,他抬高了下颚,目光越过赤裸肩膀去看天顶耀眼的白炽灯——该死,他明明跟太宰说了要关灯。不...

7 77

我仍然犯了病,我审视自己除却空洞便是尘埃,褪去皮囊的里面什么也没有,我却还在故作自己学识渊博,见多识广。我写我画,出手皆是不可见人的垃圾废料,我把它们扔进烈火,也让自己躺入焚烧炉。我以孔雀开屏一般欺人眼目的自信掩去骨子里的惶恐自卑,我什么也没有,我知道我什么也没有,我不能说我什么也没有。我只能说我有干瘪的皮囊,我有空洞的思想,我有毫无用处的纸和笔,碳和铅,纸笔写出废物,炭铅成为燃料,最后我的灵魂都是一缕青烟,我要它顷刻消散,我要自己在世界上什么也不留下,我什么也不必留下。最后我的尸骸变成一捧尘土,我的血肉早已被虫蚁蚕食,我的灵魂不足一根羽毛的轻重,轻飘飘的,轻飘飘的散去了。

1 44

人的绝望不可能用爱填上。

七夕贺文。(?)

文风随性突变,复健就写中原凄然和太宰早逝,溜了溜了。

ooc注意。


中原中也回到家的时候玄关处一片漆黑,屋里更是不见丝毫光亮,像是有无数魑魅魍魉聚集在门口,就等着他下一步走入地狱受夺命苦痛,中原像是已经习惯了这种事,他摸着黑将自己染了血的外套挂在门口的衣架上——中原本来打算待会儿就把外套直接拿去焚烧处理,但是现在看来已经没这个闲工夫了。——然后在门口脱了鞋,直起腰的时候手顺便打开了玄关的灯,屋里的灯被他挨个按开,一路直直亮到了浴室门口,浴室的灯不用他打开,它本来就是亮的,中原推门进去的时候面上已经是极力习惯并冷静的样子,却还是不由自主的咽了下口水。...


我给你们表演一下井式螺旋升天爆炸拖更。

Ring:

给大家表演一个ring式催更 @星辰爆炸。 

然后国际惯例贴下原文选段

太宰还在黑手党的时候满目飞鸟疮痍,正是群青之鸟震动翅膀时把尾羽落在了他眼睛里,落在了桃花潭里,那片羽毛是人间圣物,竟然掩得住他晴空之下的劣迹斑斑。

83
 
1 / 2

© 星辰爆炸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